關島自由行旅遊

關於部落格
關島自由行旅遊
  • 3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魂兮歸來


  英雄,魂兮歸來。昨天上午9點50分,在經過4天4夜的連續打撈後,參加昭通魯甸地震救援失蹤的雲南邊防總隊戰士謝樵遺體被打撈上岸。昨天中午,裝著謝樵遺體的車輛從龍頭山鎮緩緩駛過。與謝樵並肩戰鬥的戰友們列隊,接戰友回家。許多災區群眾也自發趕來,送英雄上路。一名網microSD友在微博中寫道:天妒英才,但年輕需要熱血和勇敢!為人民而死,重於泰山!
  京華時報買屋記者潘珊菊新華社
  □搜救
  百姓主動加入化療副作用搜尋隊伍
  距離謝樵失蹤已經4天4夜了,所有人都在搜尋他的下落買房子。救援隊每到吃飯時都不會忘了將謝樵的碗筷放到餐桌上,等待著英雄歸來。
  雲南省公安邊防總隊應急救援分隊協同國家藍天救援隊、武警水電部隊繼續展開對戰士謝樵的搜救。當地群眾得知消息,不顧山體滑坡的辦公室出租危險,紛紛趕來加入搜救隊伍,搜救人員達60餘人。
  “多好的孩子啊,就這樣找不到了,他為了營救災區老百姓才失蹤的。”龍頭山鄉小寨村的張瑛說,得知謝樵失蹤的消息,她主動要求加入到搜尋隊伍里。
  搜尋期間,搜救隊調用了挖掘機、皮划艇等大型救援設備,以及拋投器、救援繩、撈網、安全腰帶、拉鉤等專業救援設施。救援人員利用拋投器將繩索投擲至對岸,沿繩索乘坐皮划艇橫渡堰塞湖,在堰塞湖兩側用繩索和撈網展開拉網式搜索,拉網一寸寸向前推進,直至堰塞湖終端,然後又逆流而上,一遍又一遍,不放過一絲可能。
  部分隊員在堰塞湖兩側沿岸搜索,不放過一寸土地。大家期盼著、祈禱著、祝福著,冒著漩渦、落石、山體滑坡、皮划艇被波浪激翻等重重危險,拉網一寸寸深入水中,一寸寸向前推行。
  分組打撈尋得謝樵遺體
  昨天,龍頭山鎮甘家寨子,武警雲南總隊第二支隊在執行搜救任務。9時許,救援部隊作訓股長黃旭光,突然發現水面上漂浮著一具遺體。
  “01、01,水裡有一具遺體,流動速度很快。”黃旭光立即向隨隊搜救的支隊長董家軍報告。董家軍當即下令準備打撈,並向支隊副司令員胡學霖報告。
  得令後,董家軍立即安排部隊兵分兩路:第一組,使用簡易木筏涉水靠近遺體打撈。第二組,迅速趕到下游泄洪口上段,選擇適當位置攔截打撈。
  由於水流過快,第一組官兵乘坐的木筏始終趕不上遺體,無法實施打撈。此時,第二組官兵迅速趕到泄洪口,做好攔截打撈準備。
  9時35分,當浮屍快速通過泄洪口柵欄時,黃旭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遺體。打撈小組密切配合,齊心協力將遺體轉移上岸。隨後經辨認,確定這名遇難者就是謝樵。
  □告別
  告別儀式戰友灑淚敬禮
  昨天中午,謝樵的戰友利用午休時間,在龍頭山鎮雲南邊防總隊抗震救災指揮部為他舉行了簡短的遺體告別儀式。
  “謝樵,回家了!謝樵,回家了!”救援隊的女隊員們拼命呼喊。
  “可憐的孩子,在外漂了幾天了,冷了,快醒來回家吧!”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抹著淚說。
  沉睡的英雄沒有被喚醒,繼續在夢中沉沉地睡著。
  向謝樵求助的劉遠玉、劉家華父子流著淚跪在遺體前,按他們的習俗向英雄遺體上香、燒紙、祭獻點心,切開大老遠抱來的西瓜,整齊地放在擔架前:“小伙子,我們會一輩子記得你的恩德,一輩子感謝你。快吃!吃飽了你才有力氣回家。”
  “敬禮!接我們的英雄謝樵回家!”院長陳本善哽咽著命令道。
  一路上汽車在顛簸的道路上緩緩而行。
  一百米、五十米,近了,更近了,載著英雄遺體的救援車緩緩駛入龍頭山鎮龍泉村冒沙井廣場雲南邊防總隊抗震救災指揮部前,戰友們隨著運送謝樵遺體的車輛行註目禮,部分戰士難忍悲痛,紛紛流下眼淚。
  “敬禮,向英雄致敬,送英雄回家。”滿臉悲痛的官兵舉起右手,目送謝樵回家。
  □家人
  母親得知噩耗無法站立
  謝樵,福建寧德人,24歲,入伍六年,是邊防總隊醫院中醫科的衛生員。出生於農村家庭的他,從小就對綠色警營懷有一腔熱血,2008年12月,謝樵如願以償成為了一名邊防戰士。
  2014年8月3日,雲南昭通市魯甸縣遭受6.5級地震打擊。震後第二日,災難無情地擊碎了福建寧德霍童鎮東嶺村謝樵一家人的心。
  4日13時,龍頭山鎮光明村。在營救受災群眾時,謝樵喊完一句“我先來!”,就跳進堰塞湖中。不幸的是,他被山上滾落的石頭擊中,落入激流中。
  隔天下午,謝樵的舅舅鐘幫順在網上看到了外甥的照片和有關報道。“報道里的那三張照片我看了又看,雖然看一眼就能確定,但就是不願承認是我家謝樵。”可是,他不敢也不知如何向姐姐和姐夫開口。
  6日一早,謝樵的堂兄和表姐夫就瞞著謝樵父母,飛往災區。6日下午,村民的安慰電話打到了謝父謝細送的手機上,夫妻兩人這才得知兒子在救援中失蹤。噩耗傳來,謝母鐘孫秀眼前一黑,身子就直直地倒了下去。現在,經受不住打擊的謝樵父母,已經被送到寧德市人民醫院,靠輸液維持。
  自從兒子3日傍晚給鐘孫秀打電話,說手機馬上要關機,準備上飛機去災區救援後,鐘孫秀就一口飯也沒吃。已是半夜,還在醫院照顧姐姐、姐夫的鐘幫順無奈地搖了搖頭:“這麼長時間,他們還是接受不了也緩不過來。姐姐不是哭到昏睡,就是吵著要去雲南找兒子,可是腿腳都軟了,動不了的。”
  “如果孩子沒了,我也就沒有希望了。”今年57歲的謝細送抹著眼淚,見到有人經過就要說上一遍。
  □生平
  熱愛中醫的“識草專家”
  在家鄉寧德,翹首期盼謝樵歸來的不只他的家人,還有他曾經的老師和同學。“看到學生在微信上轉發消息,我才知道這個消息。”得知自己的學生在雲南魯甸救援中失蹤,曾任謝樵初中班主任的林健東久久難以釋懷。“謝樵當時比較靦腆,不愛說話,跟大家相處得很好。他總是安安靜靜地做自己的事。”
  救災中戰友拍攝的一張照片,成為謝樵活躍在人世最後的身影。照片中,他身穿警服,雖然神情疲憊,但目光堅定。
  “這孩子打小就崇拜軍人和英雄,有時看這種書著迷了,連飯都顧不上吃……”遠在福建寧德的姐姐謝良琴得知弟弟遇險以後悲痛不已。
  謝樵出生在寧德一個農村家庭,分明的輪廓,深邃的雙眼,高高的鼻梁,給人清秀而英俊的印象。他一直都是家人的驕傲。父母不怕辛苦,做過保安和清潔工,一心就為了培養孩子成才。2008年12月,謝樵成為一名光榮的邊防武警戰士。
  “他是棵好苗子,軍事訓練特別能吃苦,流血流汗不流淚。三個多月新訓,他的軍事動作成為新兵學習的樣板。”謝樵的新兵連指導員楊義軍說。
  2010年9月,謝樵被分配到雲南公安邊防總隊醫院。中醫是雲南邊防總隊醫院特色,院長陳本善醫術精湛,成了謝樵的“偶像”。正在救災的陳本善回憶說:“小謝熱愛中醫,勤奮好學,喜歡鑽研。”
  學好中醫,當從熟悉中草藥開始。謝樵被安排到中醫科,從事配藥和採藥工作。通過兩年多的悉心鑽研,謝樵日積月累,儼然成了“識草專家”。雖然只是一名衛生員,但他對中草藥的瞭解,不遜於許多科班出身的中醫。
  自採藥材可以降低病人看病費用,醫院經常為患者提供免費的自採藥材。謝樵經常和戰友上山採藥,為解決醫院中草藥緊缺作出了貢獻。  (原標題:魂兮歸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